南玻A(000012.CN)

控股股东放“重锤”:*ST康得现管理层“空手套”+转移资金?

时间:19-06-26 20:09    来源:和讯

*ST康得(002450.SZ)现任管理层和控股股东之间的冲突再次升级。

继*ST康得管理层通过官方微信公众号连续发布三则《致公众股东书》和一则《中小股东来信》谴责控股股东康得投资集团有限公司(下称“康得集团”)后,康得集团也通过官网数次“针锋相对”回应。

而在6月26日下午4点52分发布的声明中,康得集团抛出7记“重锤”,细数“现任董事会及管理层履职以来对公司权益和股东利益的侵害”,“认为*ST康得现任董事会和管理层履职已超过五个月,投资人即未依约注资,且董事会和管理层也未勤勉尽责,反而转移资金,肢解核心业务,导致康得新(002450)经营频临崩溃。”

拟投资方是谁?

在上述这则声明中,康得集团抛出一个“拟投资方”。

康得集团表示,2019年1月18日,提名现任董事的拟投资方,主动找到康得集团董事长钟玉,提出3月底之前向*ST康得注资30亿元以偿还债务及提供经营资金,同时要求徐曙辞去CEO之职,钟玉辞去董事长之职,由肖鹏接任董事长及CEO之职,由其推荐的董事、监事、高管控制和管理*ST康得。

根据康得集团表述,为能让*ST康得及时得到资金,解决恢复正常经营对资金的迫切需求,其同意了该方案,且在正式协议没有签署的情况下让肖鹏接任CEO之职,2019年2月27日拟投资人推荐的董事、监事当选为*ST康得董事、监事,实际控制*ST康得。

然而,康得集团表示,拟投资人随后并未依约签署协议,也未向*ST康得注入任何资金,通过“空手套”零对价控制*ST康得。

上述拟投资人及其委派的董监事到底是谁呢?

资料显示,*ST康得目前共6位董事会成员,其中两位为独立董事,非独立董事包括肖鹏、侯向京、纪福星和余瑶,而纪福星现任康得集团副总裁,余瑶为“中植系”委派的监事。肖鹏和侯向京近日还被康得集团提议罢免董事职务;3位监事会成员包括张宛东、高天和周桂芬,周桂芬自2008年其在*ST康得任职。

财联社记者注意到,市场上一直将侯向京与“宝能系”挂钩,侯向京曾担任宝能旗下的观致汽车有限公司副总裁、董事会秘书、董事长办公室主任。侯向京也在多个公开场合被问及是否代表“宝能系”,但其均予以否认,如在5月*ST康得的2018年业绩说明会上,侯向京表示:“目前本人与宝能系无任何关系。”而*ST康得监事会主席张宛东在来*ST康得任职时还担任南玻A(000012)监事一职,南玻A目前为“宝能系”上市公司。

为核实拟投资方的身份,6月26日,财联社记者多次致电康得集团,但其电话一直无人接听。

管理层转移资金?

除此之外,康得集团这份声明还直指*ST康得现任董事会和管理层,认为现任董事会和管理层履职已超过五个月,但并未勤勉尽责,反而转移资金,肢解核心业务,导致*ST康得经营频临崩溃。

对此,康得集团列举出现任董事会和管理层的7大“罪状”,包括“承诺引进的战略投资人的资金分文未到”、“在*ST康得搞内部斗争”、“逐步肢解(采用关闭、破产、售卖等方式)*ST康得的优质业务板块”等。

其中,康得集团着重提出*ST康得现任管理层与一家香港公司的咨询协议。其称:“*ST康得现任管理层与一家注册资本金仅为1元的香港公司签署了一份《专项咨询协议》,协议约定,康得新将向该境外公司支付累计高达1亿元的咨询服务费。在该香港公司未与*ST康得发生任何业务关系的前提下,康得新已累计支付该咨询公司近2000余万元服务费,且因近日继续支付时被张家港政府截付。”

6月26日,上海创远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许峰律师向财联社记者表示:“根据康得集团表述,这个协议金额为1亿元,虽然金额较大但未必需要公告。根据上市规则的相关规定,虽然该协议绝对金额超过1000万元,但并未超过*ST康得净资产的10%,因此未达到重大交易信披标准。一般重大交易信披是根据这些硬指标来界定,其他就是看自愿以及影响力。但如果控股股东质疑交易的合理性,那是没有问题的。”

“康得新目前正处于恢复生产的关键时期,资金极度紧张,如此支付,实在有违常规。”康得集团对此表示,“6月21日,就康得新现管理层签署的《专项咨询协议》并以此为由向香港金石资本公司转款近2000万的事实,康得集团正式向张家港公安提起报案;6月25日,康得集团委派专人赴江苏证监局,就现任管理层签署的涉案金额约1亿元的《专项咨询协议》,正式递交了举报材料。”

财联社记者查询天眼查信息得知,金石资本(香港)有限公司成立日期为2008年8月28日,但无法看到注册资本信息。

对此,一位*ST康得内部人士表示,他们也是刚看到这个消息,正在加紧核实。

(责任编辑:唐欣欣 HN060)

看全文